晚钟

2021年第4期

【字体:

1

  苏先生要敲断老吴头的“狗腿”,这想法由来已久,更何况最近老吴头又把苏先生给惹毛了。

  那是隆冬的一个傍晚,天上刮着白毛风。苏先生枯瘦干瘪的身影,准时出现在黄土梁高中的月亮门后,颤颤巍巍向远处一口锈迹斑斑的老钟走去。苏先生是黄土梁高中的敲钟人,小脑袋,短寸头,赤红脸,脚踩黄胶鞋,身穿绿棉袄。他脑门很亮,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像刚刚涂过蜡,迎面走过来,看不清他的脸,只看见锃亮的脑门反射着刺眼的光。

  苏先生拎着钟锤子,梗着脖子大摇大摆,迈着四方步,气定神闲地走向那口老钟。老钟被几根铁丝捆绑在一段歪脖榆木上,其实是个废弃的圆柱形氧气罐,刚开始敲这口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