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流失去河岸以后

2020年第12期

【字体:


  一股失去的潮流席卷而来:一个小岛失去了它的岛民,一条阡陌失去了它的行人,一根烟囱失去了它的炊烟,一张床失去了它的睡眠。在我面前,还包括一条长河失去了它的蜿蜒两岸。

  倒拔两行垂杨柳

  好好一条长河,岸都没有了,这事体!刚从河边回来,裤腿、鞋面沾满草屑,以村主任阿曾为首的几个人站定村口议论村政。语气里有不满,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一听说河流失去了河岸,我挺括的思路开始变形:没有了河岸,水盛在哪里?

  两个月前我还在网上大肆浏览垂柳树苗。全岛的河流难得被大规模清淤后,河道深了几尺,水色清了几许。乌塘村拥有乌塘岛主河流——长河中段及支流水网,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