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信报平安

2020年第6期

【字体:



  出殡出完了。涛子早已哭不出声,傻呆呆地坐在新崭崭的坟堆旁,像被魇住了一样。坟堆湿漉漉的,散发着刺鼻的土腥气。

  奶奶吃力地将涛子拉起来,妈妈搂住他的肩膀、用力晃了晃。他不自觉地挣脱开,犹如沉入水塘的石头,“咕咚”一下又跌坐了下去。

  奶奶蹲下身,颤巍巍地抚着他的头,使劲地咬着嘴唇;妈妈双手掩面,冰凉凉的泪水顺着指缝扑簌簌地滚落,整个身体在剧烈地耸动。周围的亲戚、邻居们都局促地垂下了头,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把涛子拉回家,还是继续劝慰他的奶奶和妈妈。

  涛子本家的小叔六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到了饭时。本来,涛子应和亲友们一起回家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