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刀

2019年第12期

【字体:


  一

  我奶奶就生了两个孩子,大的是我爸爸,小的是我二叔。

  我二叔跟我爸爸根本不像亲兄弟。

  我爸爸打小吃生产队分下来的地瓜干长大,有过忍饥挨饿的漫长岁月。我爸爸生得又黑又壮,络腮胡,人比较自私,还是个暴脾气。我二叔吃的是奶奶擀的地瓜饼,表面上都是喂地瓜干,我奶奶暗暗搀了白面在我二叔的饼里头。不这样我二叔不吃饭。我二叔生得细腻,腼腆,一张好看的马脸,一身书生气。

  我爷爷是南方军火工厂的工程师,一年能回家一次。带回来的都是南方水果和北方的包子油条。我奶奶把东西挂在墙上,我爸爸从来都是眼巴巴看着。时间久了油条都风干了,我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