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儿子

2018年第11期

【字体:



  我在西安火车站见到了方遥。

  那个时候正是春运,所有人的都在归途,人群茫茫,没有人知道哪里是自己的终了归宿,却还是一路又一路的奔波着。

  古城墙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人们来来去去,又来来去去。

  我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本可以从北京直达南阳,却为了见他,从南阳又挤到西安,还要再从西安挤回去。这就意味着,宝贵的假期,要被挤占去两天。如果工作只是生活,假期才叫生命,那这段路程,就是挤占生命的行为。满心的抱怨,都在见到方遥的时候随风散在西安的街头。

  我跟方遥从光屁股开始就在一起打闹,一起上的小学初中、高中,直到考上了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