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菩萨

2018年第9期

【字体:


  那天我十一岁生日,没有任何人会记得我的生日。母亲那天有些难为情,脸色特别难看,眼睛总是躲躲闪闪,隐约有一丝忧虑。她怕我漏风的嘴巴说出与生日有关的字眼,那样会很唐突和让她难堪。拮据的母亲买不起生日礼物,哪怕是一包小小的爆米花。

  作为母亲,自己儿子的生日哪会不记得?除非是捡来的娃。她是舍不得花这个冤枉钱,年年如此。我习惯了母亲的抠门。

  从记事起,失望像一条响尾蛇出现在我的梦境,无数个夜晚在我的梦里发出“嗖嗖”的响声,紧张得让我喘不过气来。或许母亲早已经习惯了我的失望。

  那天一大早,我偷偷往自己的书包藏了半斤左右的包谷籽,泛白的帆布书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