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战役

2018年第9期

【字体:

1

  我总觉得老大一直躲在火光的阴影里。

  这是个酒吧,老大和我楚河汉界地面对面坐着,各喝各的酒水。他习惯于靠墙而坐,似乎担心被霰弹打中。这不怨他,时光把当年的热血青年浸泡成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后,我们都学会小心谨慎了。窗外是银城春天的夜晚,老大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云南的燠热漠河的冷,那是他经年游历的谈资,与我无关。我漫无目的地听着,直到他说到昆明的蝴蝶泉时,才倏地想起那团火来。

  那团火差点烧掉了1988年的银城师范学校。那时,学校有个酷爱写诗的女生,脸上有粒黑痣,整日梦游似的游荡在校园里。某天晚上,女生宿舍没了光,因为熄灯铃响过,有人极负责任地拉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