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眷恋的土地

2018年第8期

【字体:


  我生在陕北,长在陕北,这里所有的物象沉积在我的骨血里,积淀成了我生命最初的底色。
晚霞

  连绵的群山,压着天的边界,跃进眼睛的永远是一片苍茫的辽阔。我没登过滕王阁,甚至都没有实实在在的见过大海,但是王勃笔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美。我在陕北群山连绵的大地上真实的感受着,那种无法言说的浩渺,那种囊括宇宙的磅礴,甚至于那种凌驾在尘世喧嚣之上的大智,齐整整的,就像霞光散在混沌初开的人世一般,纯净、神圣、耀目。

  我见到过许多地方的晚霞,逼仄的压抑在一个小窗户的落日,浮在高楼边上还没来得及顾盼就急急消散的晚霞,勾在树梢淡淡的柔美的霞光,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