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黑夜给藏起来

2018年第8期

【字体:


  关于老三,有许多的话,我要说。如若不说,看见老三,我总觉着欠了老三三斗上好的红高粱似的。或者说,老三欠了我三斗上好的红高粱。如果老三说:“那三斗红高粱我不要了。”那么,老三欠我的那三斗红高粱莫非要由张三来代还吗?

  早些年,我们家住在沟中的窑洞里,种的地大多在沟上边。现在想起我从十五、六岁起,架着手推车弓腰撅屁股推粪的情景,我的腿肚子就哆嗦。手推车上绑着蜡条编的筐,筐中装满三、四百斤重的粪土,一路臭气熏天,吭哧吭哧地从坡底往坡顶推。坡陡,我一个人是推不上去的,还有我妹,老二,老三。他们三个一人肩上搭一根绳子绑在小车上一起拉,四个人推一车粪,一起往地里推。推车,需要力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