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记

2018年第4期

【字体:


  一

  村庄老了吗?

  这是毫无疑问的,我已经在村庄里活了三十多年,这三十多年,太可怕了,它推着村庄不停地奔跑,乡人死了一批,又生了一批,每一批人,都风化为乡村的符号。他们的名字,注定是没人记住的,他们和田野的庄稼一样,卑微平淡。

  这土地上的麦子,被人收割了一茬又一茬,而我家厨房屋顶上的那些麦秸,还是十年前放上去的。它的光泽已经消散了,那种金黄的亮,已经交还给岁月了。只剩下一种暗淡的颜色,在屋顶上,很安静,像一种陈旧的抒情。

  还记得十年前的父亲,精气神十足,一身用不完的气力,总是天不亮就下地了,他扛着铁锹,犹如扛着一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