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城记

2018年第4期

【字体:


  1

  经不住母亲的反复要求,我们在晨光未熹时坐上开往广州南站的的士。岭南的春天羞羞答答,忽来闪去的,前两天刚以几支木棉花来骗取人们的欣喜,当天陡的就让风裹着寒意掀翻人的衣角。母亲抓着我的双手,时不时地摩挲着。她一路望向窗外,我看她眼角时不时地抽动一下,知道她又在使劲挤着干枯的眼睛,免得眼底的雾气凝成水——每回她难过时就努力挤着眼皮。我故意斜着眼打趣她:再也不见你喊晕车,回家的心情就这么迫切?她不言语,仍背着我。稀星淡月被隐藏在城市泛黄的路灯里。自然之师舞动着偌大的毛笔,将夜的墨色,一笔一笔地抹匀,让天地间透出越来越浓稠的光晕来。就如这黎明与黑夜的较量,我知道母亲内心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