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

2018年第3期

【字体:


  1

  我没有想到,再次见到海静时,是在殡仪馆。那天她穿着一条黑裙子,手里捧着一束白色的百合,一个大墨镜遮住了半张脸,与我握手时,左手摘下了一半眼镜,虽然看着我,眼神却很深远,而且,右眼的一半还在墨镜后面。

  告别仪式还没开始,为了表示我们与死者老姚的关系非同一般,我们这些老同学都站在了队伍的最后。同学老李已经当上了团市委书记,按说有资格与贵宾们一起优先鞠躬,老姚的几个合伙人都认识老李,他们过来邀请老李,但老李都拒绝了。他熟练地说,不是官方活动,我还是与同学们一起。老李与老姚的合伙人客气的时候,双方都略带微笑,等他再回到同学堆里时,情绪就有点合不上,老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