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壁而泣的老木

2018年第1期

【字体:


  1

  一桌年夜饭没有吃完,老木就摔了酒杯。看了三十多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他也不看了,一头扎进书房,当着我的面,哭。古人讲的那种如丧考妣的哭,算最悲痛地哭了吧,可是那种哭,还有个哭的对象。老木现在的哭,不是那种哭,是多年坚持化做泡影,又无能为力的哭;是内心极其悲痛感伤,又不能出大声的哭。

  老木形如枣核的喉结抽泣一声耸动一下,吸啦吸啦的样子,就像被甩上河岸的鲤鱼,再怎么晃动尾巴,也无法返回水里;更像是一口风箱,年老失修的风箱,拉杆一伸一缩之间,噗踏噗踏响着,四处都在漏气。

  “风箱”张嘴换气的时候,劣质卷烟熏得黑黄黑黄的喉管往上,口腔左侧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