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的第十一根蜡烛

2017年第12期

【字体:


  我托着腮,望着廊檐下的褐色小雀,听着楼底下大妈们锣鼓喧天的说唱声,夹杂着凤凰传奇的摇摆旋律。我常常会为此流下眼泪,钱月亮说我,屁大的孩子,例假都没来,还整天蔫了吧唧流猫尿。我就不好意思笑了,说你想想六七十年前,她们这个年龄段的还不是打仗的打仗,逃难的逃难,水深火热的,哪像现在歌舞升平。那时我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身体瘦而干,脸盘却白而胖,咋看咋不协调,还有一头海藻般茂密的头发,早起因难梳理它而常常迟到。住在老教堂斜对面的唐梦朵就火烧了猫尾巴似的尖起嗓子喊我下楼,钱月亮望着睡眼惺忪头发蓬乱的我笑称是金庸《倚天屠龙记》里的金毛狮王。我就老大不愿意了,我又不瞎。但是你耳聋。清西街是我待了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