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葡萄

2017年第7期

【字体:


  1

  艾策策哭了。她再也克制不住忍了10年的泪水。泪水从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流淌在她苍白的鹅蛋脸上,像冲破了河堤的河滩水,肆意奔流,怎么也止不住。说起来,艾策策泪水奔腾的这个闸口,是被顾章霖所长办理退休报账清单盖章子拉开的。

  顾章霖所长60岁一过,就很积极地开始办理退休手续。研究所新女所长侯宇从海外归来,是顾章霖培养的接班人,对老所长很尊敬,也很客气,几次挽留老所长真的不要急着走。侯宇睁着清澈的小杏核眼睛反复真诚地说,顾所长,您再帮帮我。您再散发些余热。可是顾章霖所长不愿意,只说,侯宇你别太客气。我不能把你对我的客气当成福气,影响你想开展的新工作。于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