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金边的大奖状

2017年第6期

【字体:


  “咔——咔嚓——”

  寂静的夜晚,清脆响亮的炸裂声,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惊醒的人似乎并不在意,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春天也该来了!”倒头又进入梦乡了。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锡伯渡人对时令的判断,从不看日历上的春分、夏至、秋分、冬至什么的。因为锡伯渡的四季,总是不赶日历上节气的趟儿。比方说,日历上的二月份立春时,锡伯渡还冰天雪地哩,锡伯渡的春天总是四月份来,六月份走。而这晚了两个月的春天也不赶早,有时是四月中旬,有时到四月下旬才冰开雪融。而一旦开春,气温上升很快,最多到六月中旬,就进入20多摄氏度的高温期了。仿佛是眨眼间,春天就走了。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