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饸饹

2013年第12期

【字体:


  油区忙碌了一整天,毛小宁带着一身倦意沉沉的回到家里。

  房里的女人刚睡下不久,听到门口有动静,警觉地问了声,“谁?”

  “我!”门口的男人懒懒地应了一声。

  “呀,掌柜的,你今咋回来了?”因为这场雨灾,自己的男人天天住在采油大队队部,已经十多天没回家了。今天晚上突然回来,女人又惊又喜,竟有点不适应了。

  卧室的灯亮了,女人兴奋的从卧室跑出来,急忙往门口瞅。这不瞅还不打紧,仔细一看,倒是把女人吓了一跳。天哪,才十来天光景,咋地自己的男人狼狈成这副模样了。只见毛小宁正闭着眼,斜斜地窝在沙发里。头上、脸上、身上满是泥点子,头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