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的惊问

2013年第11期

【字体:


  那年夏天,高考失利的哥哥重操旧业,他重新拿起了画笔。那天我们家的院子里聚拢了许多人。人们的表情复杂诡秘,说不上来路。他们寓动于静,以一种安全的静态表情表达内心的心照不宣。父亲不说话,一张脸在烟雾缭绕中时明时暗,阴晴不定,同样说不清来路。母亲提着一空水桶从厨房走出来,说,散了吧,大伙都散了吧。红玉娘压附在母亲耳边偷偷说,新鲜几天就锁起来吧,你忘了水莲的相好被砍掉的手指头了?母亲一哆嗦。她花了好大力气才稳住身体。可那极其隐晦的不祥预感却怎么也赶不走。红玉爹在走出我们家门槛后给了他婆娘一个白眼,就你话稠。虽这么说,可他迈出的脚步却是怵然戒惕的。

  人们对待陈年旧事的态度,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