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物

2013年第10期

【字体:


  自打入伏以来,太平家就没有真正地太平过一天,总出事,接二连三地,先是死鸡,一只一只地死,十天不到,一十几只鸡就全都死了。然后呢,就开始死羊,连当年的羊羔子都没能幸免,全死绝了。没过几天,喂了半年的克朗猪也死了,时隔不长,他家的那头老灰叫驴也悄没声儿地死在了圈里。又是请兽医,又是按土方子灌药,一点作用也没有。看着这些原本上窜下跳、欢实可爱的牲灵们一个个地变成了僵硬冰冷的尸体,太平这心里是百爪挠心。可是呢,还没等太平缓过劲儿来,家里的人又开始害病,先是老婆,下来是大儿子、小儿子、女儿,这个刚爬蜒起来,那个又睡倒了,轮班换岗地,没消停过一天,独独他没害。八九月天,庄稼都熟了,正催人呢。太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