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与陕西现代性写作的种子

2013年第6期

【字体:


  1

  在时间概念产生的伊始,人类用“善”来囊括万物,一切生灵用本能感知着自然与生命的本原。当自作聪明的人用语言为万物命名之始,它宣告了文明的诞生,也宣告了生命从此将坠入与世界反复撕扯的纷争里。

  语言,从源初世界的立场上说,其实是一个极具破坏力的世界事变。它让人类自我分裂,让原本自然而丰富地喧嚣的世界消声,从此世间只充斥着人类的咆哮,让自然产生出了主体与客体的纠缠。不可思议的是,也正是如此具有破坏力的“语言”,却又是人类完成自我救赎的唯一筹码。所以,当人类手捧“语言”这一瑰宝时,一直希望它能点亮“人性”这一盏明灯,照亮人之内核中那阴暗的恐惧,让我们可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