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一面哭墙

2011年第9期

【字体:


  倘若中国还被称之为诗的国度,那一定是因为记忆中错位的唐朝。东方,当还有外人含着尊重这样指认中国时,那一定也是因为唐朝的余波所及。万国衣冠拜冕旒的唐朝已成为永远的历史,闪耀在唐朝上空璀璨的诗的星辰也早已散去。今日之中国,一方面据说在重新崛起,这个“重新”不妨也可看作是对大唐的一个梦或者单相思;另一方面,水泥森林、物质怪兽所异化的新人类已毫无诗意可言。唐朝的“诗”已永远灭绝,诗的唐朝也只是个遗迹。

  这不是是非判断的问题,一个时代伴随着相应的文学。因此在物质坚挺、精神爬行时代,号称“史诗”、大师诞生只不过是小丑的闹剧而已。尽管在我们这个时代,“诗”在批量地生产并以最快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