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油

2009年第8期

【字体:



  王卫民 陕西省作协会员,曾发表小说多篇,现在商洛工作。

  

  炼油厂在长满刺槐林的塬塄下,十分僻静,稍微有点儿风,那黑乌梢长虫似的黑烟就窜进林子。那阵子要是没有人举报,政府装作看不见,也就不会来人炸了炉子。

  我从医院回来时,脸部烧伤才结了一层黑痂,毛发的焦糊味一阵阵钻进鼻孔,令我恐惧,更不敢回忆被烧的瞬间。我的眉毛头发肯定是没有了。初来时觉得挺新鲜,黑糊糊的稠浆糊,架上火热,就能从管子流出汽油、煤油、柴油。日子一久,吃饭喝水满鼻子都是油味儿。

  老板对老耿说,小山伤没好净,住在油厂太碍眼。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