唢呐万清

2009年第1期

【字体:


  万清的唢呐在方圆是吹出了名的,谁家丧事乐人伙里没见万清,吊孝哭丧的都感觉没有眼泪。万清就那么给人伙里一站,唢呐的口口高高在空中一扬“嘟——”一声,众人便无不为之动情,那揪心撕肝的唢呐声使在场的人比自己爹妈去世还难受。

  那天酒足饭饱后,杨大头把伸在嘴里抠牙缝的手指头取了出来,在自己的屁股上抹了几下,然后从身后的那个小皮包里取出一大沓扎得紧绷绷的人民币,“嗵”的一声放在了万清面前,万清老汉吹了大半辈子唢呐,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平日里在哪家过事,吹得头顶冒汗,两腿打颤,主家才往桌上撂上个五元,遇上个干部家最多拾元,杨大头一下子甩了这么多,万清真想当着杨大头的面把自己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