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苎麻

2008年第2期

【字体:


  小桂子新寡,竹林湾的男人一阵畅快。她的丈夫侯七是湾里出名的瘊包,一变天就像拉风箱,就凭了那两亩白苎麻,竟娶来如花似玉的小桂子,这就令竹林湾的男人很是气愤。现在侯七死了,一种和侯七相比而产生的压抑一下子全没了,就可以长长地舒一口气,再说,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屎之不存,花将焉附”,总该插到别处吧。

  许多男人都在酝酿自己的计划。

  侯七的“五七”已过,小桂子就该出来走动,正是白苎麻疯长的夏月。这白苎麻顶早不过是女人们捻成麻绳来纳鞋底,后来,清江上船多了,排多了,就用白苎麻来搓船绳排绳,这需要量就大,原先田边地头生长的那些白苎麻远远不够用,侯七的爹就多了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