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识见曾梦见

2007年第11期

【字体:


  去年春天,我闭门读历史,本来只是想利用休假补补课,没想到一下子被拽了进去。等到出来,有一种从激流之中好不容易爬上岸的虚脱感,对眼前的一切也有了奇怪的空洞感觉。那些惊心动魄,那些波澜壮阔,那些一念之间,那些万劫不复,那些忍辱和雪耻,那些挣扎和毁灭,那些意志和欲念的角力,关系着历史的走向,关系着千万人的生死荣辱,影响直到今天不绝如缕,还将延续到明天。真是大开大阖,光芒万丈。

  相比起那些大事件、大人物、大转折、大起落,文学算什么呢?小说算什么呢?与江山社稷无补,与改朝换代无关,于世道人心,应该有些干系的,但是真的有吗?

  我的心情,就像元曲里的一句——“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