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使者

2007年第5期

【字体:


  冷酷的严冬盘踞了茫茫苍苍的黄土高原。三九绷紧铁青的脸,两只浑浊的眼球到处搜寻猎物。狂妄的西北风故意拿把刀,割人的耳朵,鼻尖。小娃儿成了红嘴鸦,老头白胡子结上一圈冰碴。山野的麦苗垂头丧气,趴在如铁的地皮上呻吟。光秃秃山头几株松柏也快冻僵了。山峰顶风的梯田埂上,不知被哪个人挖了一个五六寸的烂窝,却泛出针尖大的绿,绿得抢眼,绿得让人油然而生敬意。

  多少年来,三九天不要说顶风的山尖上,就是避风的阳弯弯里,谁见过针尖绿,或许有人不经意中发现了,然而,不是淡忘了,便是把针尖绿从眼眶的视线中挤出去了。

  针尖绿,小得没有名字,没有形状,小得看起来没有力气,却敢在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