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声哥哥难开口

2007年第1期

【字体:



  自打今天下午接到录取通知书,妈也不知是哭还是笑,不时地用手揉眼睛。通知书没到,她总担心我考不上。通知书到了,她又担心我路上安全。说,一个女孩儿家,第一次出远门,这么远!路上又乱,没个伴,家里人不放心!我说没事,我一个人能走的。人家到外国留学,漂洋过海,几万里,也一个人走哩。

  妈叫我别犟,说明天不叫他送,就叫他爸送。反正得陪个人一起去。这么多行李,你一个人走,说什么,妈也不放心!没法,最后我只好妥协,同意让他送。

  自从我爸去世后,后爸爷儿俩,每年秋天,都从甘肃老家一起到我们家来帮助拾棉花。那一年,棉花拾完了,他们就不走了,一老一小,就在我家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