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秦腔

2006年第6期

【字体:


  在家乡人的眼里,最好吃的饭是羊肉泡,最好喝的酒是西风酒,最好听、最爱听而又百听不厌的便是秦腔。村头树下,门前屋后,翘起二郎腿,有节奏地拍着大腿,眯缝着眼、晃动着头陶醉的老人,旁边的收音机播送的肯定是秦腔。肥沃的土地上,吆一头牛,扶一张犁,喊一声“得”,叫一声“千岁”的汉子,吼的也是秦腔。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树上的大喇叭传出的是秦腔,请来戏班子唱的还是秦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年春夏秋冬三百六十五天,家乡的父老乡亲没有一天不泡在秦腔里,秦腔和生活,生活和秦腔,仿佛无形中划上了等号。于是老的,少的,男的,女的,漂亮的,不漂亮的,有文化的,没文化的家乡人,身体中多多少少便有了秦腔的细胞,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