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姑

2005年第9期

【字体:


  一

  

  老姑的葬礼比乡下人入冬前窖萝卜简单,没有哭声没有哀乐,甚至连一点葬礼的白色标志也没有。在这空旷的乱坟岗,除了村长的骂声和几名村民的怨气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沉重。若不是春晖买来几沓火纸和冥币在这个新添的土丘前点着,谁也不会相信村长和几个村民正在为一个春晖终生最为尊敬和愧疚的女人举行葬礼。

  村长叫骂着指挥几个村民铲土埋人的同时嘴里斜叼根纸烟满脸堆笑走到春晖跟前说:“你们这些在城里做事的大人物就是厚道!一个老破鞋死了你也这么破费!相信老天爷看见你积的德一定会保佑你的官越做越大哩。”在村长及全村大多村民眼里,老姑的一生是淫荡污浊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延河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